徐佳瑩於 2014 年發行新專輯;當中的同名主打歌《尋人啟事》,由新興作曲家 Hush 填詞。這首歌剛在電台播放時 Kevin 並沒特別注意;直到接觸了 Hush 為張惠妹/阿密特填詞的新歌《怪胎秀》,在搜尋 Hush 作品時,Kevin 才發現這顆差點被喧囂流行音樂淹沒的清澈明珠。向各位推薦這首歌;閉上眼靜靜聆聽,你會被娓娓道來的那份思念、執著與無私的愛所動容。

(見:阿密特《怪胎秀 Freak Show》:觀眾都在看著柵欄後上演的怪胎秀,但誰是觀眾,誰才是怪胎?

  雖曾有報導提及,但 Kevin 想大部分的聽眾都不知道,其實《尋人啟事》歌詞構思源自於失智症 dementia。Hush 一次在外用餐時聽見後桌一家人的對話,這家人當時正在照顧著一位失智父親用膳。Hush 被這家人對病患無微不至、不厭其煩的照料而感動,因而從此出發,寫下這一首歌。

(見:【訪談】Hush談〈徐佳瑩-尋人啟事〉歌詞創作動機與故事

  新、馬、港、台的連續劇中常見『失智家屬』作家庭糾紛的高潮題材,因此大眾對這疾病並不陌生;但流行音樂中卻不常將它引作題材,加上鮮少有作品從身旁照顧者的角度出發,探索他們的內心徬徨與無措,這就是為何當 Kevin 聽見這首歌時,覺得非得跟大家分享不可!

一首道盡愛的痛與甜的歌曲!愛不是不曾掙扎,而是永遠選擇留下。

  許多人將照顧失智病患比喻成照顧小孩,因為晚期失智病患如初生嬰兒,缺乏的理解、行動與判斷的能力,照顧他們都需要附上滿滿的耐心與關懷。但兩者極大的差別在於:在照料失智病患時,你望著的不是漸入佳境的少年;你能期盼他茁壯成長,日後擁有數不盡的快樂時光。相反地,患病的家人意識將隨時間漸漸消失,生活與精神狀況只會每況愈下,and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to prevent it from getting worse…

『而世界的粗糙 讓我來到你身邊 難一些
而緣分的細膩 又清楚地浮現 你的臉』

  每戶擁有重患的家庭都會面對這樣的掙扎:身伴大半輩子的至親,在眼前卻喚不起半點你們之間記憶。少了這份情感互動,陌生與無助感讓照料者漸漸身心疲憊,對病患失去熱忱與耐心。但每當回想起那張在空白的臉孔曾為自己心驚膽跳、欣喜若狂、痛哭流涕…… 家人們的內心又抵擋不了心疼和不捨的侵襲。

  矛盾的輪迴困住了每一個不幸的家庭, 但他們何嘗不希望失智家屬能有片刻好轉,就算記起些零碎回憶也好,讓他們知道其實自己沒有被遺忘,這麼多年的感情和愛並沒有平白蒸發於世上。

『我多想找到你 輕碰你的臉
我會張開我雙手 撫摸你的背
請讓我擁有你 失去的時間
在你流淚之前 保管你的淚』

  當病患因為拼湊不起記憶碎片而慌張無措之際,家人總需要像安撫從惡夢驚醒的嬰兒一樣,緊抱著他,輕掃他的背。Hush 將這一點刻畫得尤其細膩!既然沒辦法阻擋病魘侵蝕,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病患意識僅存的短暫時間多待在他們的聲旁,幫他們保管好一點一滴的故事,讓病患安心將自己的餘生交給親人。

LALA4

『我會張開我雙手,撫摸你的背』——當初唱片公司擔心這句歌詞會難被大眾接受是在描述簡單直接的照料。但其實徐佳瑩曾為這句話護航,訴說自己曾用拍背安撫哭泣的小嬰兒侄子的經歷,讓這句詞通過了。

《尋人啟事》的歌詞很簡單,徐佳瑩時而輕聲問問身旁的至親,時而獨自呢喃著為脆弱的自己加油打氣。歌曲中有一句話出現了 3 次:

『有些時候我也疲倦 停止了思念 卻不肯鬆懈
就算世界擋在我前面 猖狂的說 別再奢侈浪費』

  Kevin 想這都是重疾病患家人的內心寫照吧!失重般的無力感是他們每天都得面對的切身之痛,但這條盡頭沒有碩果的不歸路再難行,他們亦願意陪著至愛走到靈魂盡頭。愛不代表毫不猶豫,或從不面對選擇,而是每一次都選擇留下!

  HUSH 曾在一次演唱這首歌時提及,這首歌雖然從親情出發,但亦象徵著許多內在真心的尋覓。無論是爭執的情侶,或者是緣慳一面的友人,甚至是迷失生活方向的自己,我們都在尋覓著前進 move on 的方式。這首歌聽似平淡,但詞曲傳達出來的感情細緻對 Kevin 來說卻很不平凡。

  這首歌入圍了今年金曲獎最佳作詞、作曲、與編曲,雖然同是面對的強勁對手有林夕的歌詞,還有莫文蔚的歌聲,但 Kevin 覺得充滿希望的歌曲,力量不容小覷!我向大家推薦《尋人啟事》,希望你們喜歡!